<nav id="imsvw"><big id="imsvw"></big></nav>
    首頁 新聞 文化 旅游 財經 汽車 房產 美食 醫療 書法

    政策

    欄目: 政策 公司 樓市 樓盤 家居 家裝 品牌 建材 活動

    郭毅:樓市調控初步實現預期目標 房企難現裁員潮

    來源:騰訊房產北京站 作者:凌楓 人氣: 發布時間:2018-06-15
    摘要:用調控年來形容2017毫不為過,自三月開始至十月,樓市調控接連不斷,從提高買房門檻、限價限售,到推出共有產權房、租售并舉,房地產的長效機制已經逐步建立并落地,更清晰的長效機制也在加快制定并布局。110個城市與部門,270多項調控政策,其密集程度前所
          用“調控年”來形容2017毫不為過,自三月開始至十月,樓市調控接連不斷,從提高買房門檻、限價限售,到推出共有產權房、租售并舉,房地產的長效機制已經逐步建立并落地,更清晰的長效機制也在加快制定并布局。110個城市與部門,270多項調控政策,其密集程度前所未有。

    亞豪機構市場總監 郭毅

    那么這些調控是否已經顯現出了其相應的效果?12月29日,騰訊房產北京站獨家對話亞豪機構市場總監郭毅,總結2017北京樓市新特點,探索2018北京樓市新動向。“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緊隨此定位的北京樓市調控不斷且政策落地又急又猛,發現漏洞、填補漏洞,基本沒有給市場任何反應的機會。郭毅認為,2017年的供應格局與以往有所不同,去年以前的北京樓市產品供應相對多元,剛需、改善和高端產品比比皆是,然而自2017年開始,中高端的改善產品開始成為了市場供應的絕對主力,市場由多元變得單一。但也正是由于新房供應量的整體減少以及供應結構上的單一,導致大多數的買房人無法找到適合需求的新房產品從而轉向二手房市場,因此部分的造成了新房成交量在數字上的下降。

    與普宅成交量的大跌形成對比的是,2017年的高端市場成交走勢還是很可觀的。“雖說政策給予了市場很大的限制,但也是因為限價,讓一些高端項目自身的性價比優勢得到了極大的凸顯”,但這并不直接意味著高端住宅的資金回籠因此變得沒那么困難,郭毅表示,新房的認購到簽約總有一個過程,政府的簽約排期、放貸周期的延長以及批貸難度的加大都會影響資金回籠的時間,因而開發商在現金流上的壓力還是有的。“為什么下半年地不好賣了,我想這是有原因的,一個是地多,一個是就是錢少”。

    政策不會放松,資金流頻頻收緊,那么問題來了,2018年的北京新房市場會不會因此出現全面降價?談及此,郭毅表示,“2018的整體格局和2017年存在差異,2017年開發商的手里能換回自己業績的‘子彈’很少,然而2018年不一樣,開發商可用的掙回業績的‘子彈’其實很多,包括共有產權房、限價型商品房、以及存量的普通商品房等等都是可以保證業績的籌碼,推出共有產權房以快速實現資金回籠,并且在未來越來越少的普通商品住宅的加持下,開發商可以通過換量來實現業績又怎么會降價呢?”

    調控嚴格,樓市成交小高峰難再,房產中介頻現離職潮,“開源”不利則必“節流”,那么裁員潮會不會出現在房企里?對此,郭毅給出了否定的答案。她認為,“從整個市場的層面來看,成交量在一些城市的確在下滑,但是開發商整體業績的集中度還是蠻高的,房企對于人才的需求也依然存在,尤其是對于一些二線的開發商而言,在他們未來爭奪市場空間積極向千億級體量靠攏的道路上,對于人才的需求極大”。因此,房企間人才的的流動會處在合理的狀態,反而是一些城市型的開發商隨著市場空間的收窄會不可避免的被收購和整合,才是需要關注的。

    以下為訪談節選:

    騰訊房產北京站:2018的北京市場您最看重哪個區域?

    郭毅:北京地區最看重的當然還是三城一區。所有的樓市運行都是根據政府的大規劃來的,首都第二機場2019年即將通航,它所帶來的空港經濟區也會隨之形成并引進相關產業,人們對于周邊居住的實際需求也會因此增加,這會給區域樓市帶來向好的契機,我還是比較看好南城。

    騰訊房產北京站:對于改善置業的購房者您有何建議?

    郭毅:如果是首改的話,我認為馬上大量入市的限價型商品房里有一部分還是不錯的,其中不乏一些90平米的三居產品,這都是值得購買的,而從整體上來看,這些項目不論從價格到位置,還是從產品功能到空間打造都是可以滿足首改人群的需要的。而于再改的人群,我的建議是,再改的產品不論是從面積上還是從產品的舒適性、供應量上都會越來越少,產品的設計條件上也沒有現在嚴格,因此再改還是要趁早。來源:騰訊房產北京站


    責任編輯:凌楓
    首頁 | 新聞 | 文化 | 旅游 | 財經 | 汽車 | 房產 | 美食 | 醫療 | 書法
    现金娱乐网